销售热线0371-85026899

先做强本土市场,是网带式烘干机进入异国市场的前提与基础



虽然本节谈的是国际市场的进入与否问题,但在这里依然有必要简要提一下本土市场的进入间题。在本土,面对新市场究竟是选择率先进入还是随后跟进?但必须注意的是先做强本土市场,是网带式烘干机进入异国市场的前提与基础。

在本土市场,能形成先入优势的网带式烘干机厂家往往都有着较强的战略预见力。可以说,先入网带式烘干机厂家不仅要有先知先觉的判断力,还要能凭借对先入之机遇的把握来先期获得战略性市场资源。然而,先入者需以较大的先期投入来拉动市场往往会带来两种结果:一种是,因厂家实力强劲,在先期获取较大战略性市场资源和占位先机的前提下,奠定领导者地位;另一种情况是,先入者被众多跟进者跟进并反超。先入者于前期的投入只是起到孕育市场的作用,因而最终未必能成为市场领导者。前者,有白电业中的领军者“海尔”、网络行业中的先行者“搜狐”以及豆浆业的“九阳”豆浆;后者有“立邦”。先回头看“立邦”,这家厂家虽凭借先入优势快速抢占市场,但后来却陷入为众多跟进者培育市场并被跟进者反超的境地。还有在水性木漆市场中的先行者“神州”、“迪邦”以及“亚美”,就是在局势大好的情况下被后来者“华润”与“多乐”跟进并反超。在很多行业之中,这种情况都普遍存在。

而另一家值得关注的厂家“九阳”豆浆,则是处于上述两种情况皆可能的微妙时刻。虽然“九阳”的力量不仅体现在它是豆浆机的发明者,而且它还是新产品类别的开发者,这使跟进者在进入时很难回避“九阳”二字。

对新市场而言,“先入”还是“后入”对很多网带式烘干机厂家来说是具有挑战性的(先入与后入之本身也是一种博弈)。先入者虽能较为超前地捕捉到新机遇和战略性市场资源,但消费者消费意识的形成则需要网带式烘干机厂家来引导,厂家的内在资源能否支撑将面临考验。虽然如此,厂家对新市场进入所考虑的因素各有侧重,进入途径也有很大差异,进入效果也各不相同。"TCL"与“联想”对异国市场的进入所考虑的是时间因素,因此这两家厂家先后选择了简而实用的并购途径。而“海尔”,则是以先易后难的方式进入异国家电市场,是在先做强本土市场之后才进入异国市场的,追求的是一个“稳”字。另一家厂家“华为”,则是以先农村后城市的进入路线进入了电信市场,“华为”的这一进入模式最终竟能迫使国际巨头在低端市场因无利可图而放弃争夺。

按照学者乔治·毅普(1982)的说法,“对那些高利润的市场来说,即使存在强大的进入壁垒,也很难挡住那些蜂拥而入的跟进者”。比如“阿司匹林”最初所处的解热镇痛市场就属于这一情况。在这样的市场中,一定会有大量跟进者(后来证明的确有大量的跟进者)。面对跟进者,先入厂家是全力保持一种强力竞争态势还是做战略式转移,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这取决于先入者与后入者之间的力遥对比,以及对时机的把握。“阿司匹林”的做法是从解热镇痛领域向心脑血管转移,而且转移得很成功,可以说这一做法本身的技术含量并不高,但这却使其能在较短的时间里开辟出一个全新的市场,也可以说这是借助了原有品牌的力量,用的是一股巧劲。

总体而言,无论是市场先进入者还是后进入者,都需以既有的品牌来支撑新局面。如果没有强大的品牌作后盾,先进入者很可能被后来者返超;对后进入者来说,后进入者纵然也能侥幸进入市场,但依然还是要面临出局的尴尬,因为实力决定一切。我国当年的手机市场留给我们很多启示。在我国的手机市场中,似乎就是在一夜之间就出现了大批的本土手机生产厂家,但是能笑到最后也能被大众消费者接受的就是那么几家品牌厂家。

为什么呢?因为这些网带式烘干机厂家无论是在产品研发还是营销环节,都能做得规规矩矩,而且还能下大力气做强品牌。可以说这符合干燥机机这一产品发展的趋势。